巽蘆習字簿

書道練習帳

20121009作業

王羲之十七帖,範圍:「青李、來禽、櫻桃、日給滕,子皆囊盛為佳,函封多不生。」

最近看多了碑碣的印象作祟,忍不住自行調整了字體大小,還做了方整的布局安排。「李」字右點因為按下後駐筆直接轉…可以看到由筆尖與筆腹各自形成的上下兩個駝峰,因為是生宣……果然就是暈成一坨。

跟團臨至《青李帖》(來禽帖)。乍看下不只是書體上群鶴一雞令人突兀,還因它雖以楷字成書,卻有著歪斜的間架與行氣,總之就是有股說不出的怪異感…尤其中間那一行,好像硬要把字給塞進去似的。其後又隨意寫了幾次,發現有幾個字左上右下的配重甚為眼熟…

中國文字的演變雖是以方正、簡化為方向,書體演變至楷,在間架結構上仍有多種不同的樣貌。對於左右合體字的安排上,非狹長而佔有一定寬度但相對較弱的偏旁,常有左上靠而右下倚的現象。我猜想這是右手利的緣故,這樣的安排對於偏旁自左而右、由上至下的書寫順序,既方便上下承接,也有助於平衡橫畫右聳的筆勢。就視覺感受而言,若將這些弱勢偏旁寫至上下齊平,將顯得呆板;隨之加重筆劃,也會變得不協調。近期臨過的帖中正好有幾個突出的例子:《十七帖》中的「觀」「都」「動」;趙孟頫《歸去來并序》中的「動」「勸」「攜」「幼」等。

摘自《十七帖》

摘自趙孟頫書《歸去來并序》

最初以碑碣方整的章法為成見來看《青李帖》這篇手扎,難怪會將「青」、「李」、「禽」、「皆」與「觀」「動」等字類似的姿態視為「怪異」。只是不知這「怪異」是王羲之的刻意? 或者不過是他側著身子一時寫歪了而已? 對上下合體字而言,若要求寫的方正,只須守住中線做上下空間的避讓分配就好,但寫出來的字就像印刷體一樣呆板。仔細看「青」、「李」等字,其上下部分各自的形心並未置於同行的中線上,而是穩中求險,適應筆劃輕重作上左下右的偏倚。無論刻意或是隨意,與「觀」「動」等字一樣,失去方正後卻多了種韻味,反而看起來更為活潑。如果花時間找,應該可以在其他的碑帖中看到更多相似的例子。看看《兒女帖》中的三個婚字,這種結體變化恐怕不是簡單的「寫歪了」可以交代過去。我想,書家就算在臨寫他人墨跡時也必定是帶有個人「配重」變化的意識,否則就真只是部影印機了。

摘自《十七帖》

 

Advertisements

3 responses to “20121009作業

    • phragmite October 16, 2012 at 1:51 pm

      因為是學別人的字,看起來也許還可以,但若是照著自己意思寫,就一塌糊塗了。我打算練個兩、三年後再重出江湖去和年輕人打殺。
      你家公是不是都忙著創作,我看他網站已經有很久一段時間都沒上傳過新作了:http://simonchanart.wordpress.com/

      • MMMKKK October 17, 2012 at 4:22 am

        :D
        要比就和自己比吧,一山还有一山高,免得伤心。
        不晓得,也许画了但是没时间拍照再上传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