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蘆習字簿

書道練習帳

眷村陶鍋

偽《食記》之滄海遺珠

這間小館位在永安捷運站與823公園間的巷弄裡,外頭擺著一個像似單純賣刈包的攤子、非常不起眼。不管是到公園散步或是進台圖看書,這個巷口起碼走過幾百回了,如果不是家裡有個老饕貪嘴,我大概一輩子也不會想進去,當然也就不可能在這裡寫什麼遺珠的……

那天一家四口加上個義大利佬來這用午餐。老式的二樓平房保留著眷村時期的格局,沒有亮眼的裝潢與擺設,卻是引人懷舊。老板娘示意一行人往二樓訂位的房間走,我還停在一樓看著兩幅極為雅緻的隸書:

上了二樓廊道橫過兩個小隔間來到了”主臥室”,就桌坐定後才發現屋裡的牆上、桌墊下盡是字畫。國畫我看不懂、字倒是看得出神,尤其是這幅立軸:

啟功先生的《春風一路》真是受歡迎,贋品居然能”氾濫”到這種地方來! 另外一幅百壽圖的款式也頗有意趣:

庚午、古稀,…七三甲子、七九庚午…我在指節上掐算著,這位彬俊先生倘若還在人世,應該有九十三歲了。 我跟老爸說了啟功先生的來歷還有《百壽圖》的款式用意,等到老闆娘端上菜時他居然現學現賣地和她聊起來,就為了讓別人誇他是行家然後樂不可支……老姊還幫腔說我認識作者,見她瞠目結舌地看著我,才知道說錯話了,趕緊解釋說是有在學字畫的都會聽過作者的名字。

原來彬俊是她的父親,與兩岸的藝文人士頗有往來,店裡的這些字畫全都是朋友寫給他的。我聽她說廊側兩個小隔間裡也有字畫,顧不得吃飯就先過去看了:

秦同洛是誰我不曉得,但朱玖瑩、丁翼…光是看到名號就讓人不想忽略每個筆劃、章款的細節。這麼說來…那幅《春風一路》是真跡? 我回到位子上跟老姊說:「能不能幫我問一下北京的朋友,啟功的字現在可以賣多少rmb,身邊這幅字好像不是贋品…。」老爸聽了直接拉開嗓門出價:「老闆娘,你這幅要賣我多少錢…」害得她連回:「對不起! 我們不賣,這裡的字畫都不賣。」飯都還沒吃,已經讓我窘的想找個洞鑽進去。

p.s. 朱、丁等作品風格一致,且行款皆敘有對象、事由,無庸置疑。《春風一路》我猜想仍是仿作,可以和啟功基金的版本比較看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