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蘆習字簿

書道練習帳

20130618作業

書譜:「……溫柔者傷於軟緩,躁勇者過於剽迫;狐疑者溺於滯澀;遲重者終於蹇鈍;輕瑣者淬於俗吏。斯皆獨行之士,偏玩所乖。……」

書譜(15/–) from phragmite

右幅的字照舊調整後擺在行線中間,左幅則嚐試在輕重與左右位置上稍微加了點變化,希望能讓單調的行氣看起來活潑些。

 「終於蹇鈍」的「蹇」字筆劃銜接似乎不太流暢,參考過鮮于樞的字後,猜想是墨跡本在重裱時很可能錯位了(右字)。自己用PS改了一下(左字),看起來比較順,也就決定照這個模樣來寫:

左:想像圖。 右:墨跡本原字。

豎鉤的寫法 from phragmite

上週例行活動時,波麗士大人說他寫九成宮的鉤十次大概只成功一次,雖然順筆能隨意控制鉤的樣貌比較像在”寫”字,但還是用顯學那些逆筆、折筆、鉤出前或鉤出後補筆等畫法來得穩定。邱長官的困擾在於寫不好鉤的底尖,但寫大字若太注意這麼細微的地方,恐怕很難接受我所分享的方法,於是另錄了短片供作參考。

首先是我那啟蒙的老實學長所教的方式,不消說他的豎畫必定維持著中鋒行筆,來到下方後有點像把鉤拆成兩段來寫,第一段決定鉤的飽滿程度,第一段完成後才轉為側鋒接著第二段,此時決定鉤出的方向與長度。我用這種方式寫了三年九成宮,雖然順手,但碰上…譬如用羊毫寫魏碑遇到那銳利的底角就會有點辛苦。

其二、取法草與行字順應筆勢的絞轉,自己另想了個懶人法:這個鉤會成為什麼型態,有一半的因素在前一個節點、最晚在銜接下來的筆畫中就能準備好,剩下的一半就是決定把底尖放在什麼位置、鉤出的角度以及鉤的大小:第一鉤先沒做任何轉筆動作,轉左推出時筆毫延遲了一下,雖是個失敗的鉤,但用筆其實同於後兩者;第二鉤,起首時回筆絞轉,把裹鋒的餘裕給用盡後再往下行,至底處向左鉤出前,筆已經是繃在側峰的狀態了;如果能理解第二鉤,那麼要像第三鉤把底尖坐在右邊外側形成如刀刻般誇張的倒角也不會是難事了(其實將筆腹直直下壓,底尖通常都會坐出去,所以寫的時侯要多修正回來)。

其三、這一期作業之一《孟法師碑》的鉤,出鋒位置常常離底尖有點距離。筆尖必須停駐在出鋒前的位置,只讓筆腹往下坐出底尖。平常長周比在1.3~1.4的筆,出鋒位置至底尖距離的上限,差不多是筆劃寬度的兩倍。若是超過這個距離,我也是會選擇用補筆方式畫出鉤來。

奇怪的搜尋字串

我這荒山野嶺,偶爾幾位書友路過會來看看,平時只有搜尋引擎會爬進來,而我也很少去注意它們進來是要找些什麼。可是就在前天,有組字串實在是很難不讓人注意(如上圖)……到底搜尋的人是想找到些什麼東西呀 lol,Google這根本是陷我於不義啊,我可沒有在背地裡說過他人什麼壞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