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蘆習字簿

書道練習帳

20131105作業

松本芳翠:「…《書譜》中出現的節筆,並非是作者故意的運筆動作,因喜好而學習這個,並不能學到《書譜》的真髓。」

我那用塑膠板墊在紙後模仿節筆效果的作法雖然有點太過火了,但若不是因為在意松本先生這句話,我可能還是會一路墊著寫下去。然而今天看了些氣宗的東西後,念頭一轉……模仿節筆何以必定是為了要學到《書譜》的真髓? 像「彼」字的反捺,「乎」、「聞」、「而」字那向左橫出一小段再往上去的鉤,不也曾在後於孫氏的墨跡中出現嗎? 把它視為一種”新”的筆法不就得了(其實不新,米芾用的挺多的)。甭去理會節筆位置是否落在同一直線上時,臨摹起來也就輕鬆多了。

書譜寫久了以為集字聖教序臨起來會比較有勁,沒想到反而是”老”了許多,下左這種刺剌剌、耍長拳花槍似的寫法,年輕時很喜歡,現在怎麼看都不習慣……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體老壯之異時」嗎? ^^|||

Advertisements

8 responses to “20131105作業

  1. neverending November 13, 2013 at 4:12 pm

    恩,有差,我也喜歡右邊

    • phragmite November 13, 2013 at 6:06 pm

      我想也是,那個…並非意指閣下老成啦,是覺得你不可能會習慣左邊這種輕滑無力的字。
      忽然想到,以你魏碑的底子,對上目前跟風的老師味口,應該是很能表現出摩崖書的淋漓古風。像《泰山經石峪金剛經》這類的,總會在你的作品中嗅出一絲相同的氣味。一般人可能會覺得這石刻有如幼兒塗鴨,我相信你一定是能輕易領略個中精髓,只是從上次…向目前這位老師致敬的試驗品後似乎是沒有下文了,有臨過嗎?
      另外,美展gg的那篇…上個星期在網上逛對岸的作品展,看到一幅手法相同的…也是在留白處用朱墨寫注腳,當時沒記住作者,隔天再去找…可惜忘了是在哪裡看的,不然可以讓你來個英雄相會。

      • neverending November 13, 2013 at 11:56 pm

        泰山金剛經我以前也看不懂。上了大學跟著社團老師就漸漸了解摩崖這一路。我的社團指導老師擅長金剛經、爨寶子、爨龍顏、天發神讖碑、以及漢代諸碑,而且他金剛經會以原寸(一字約40cm見方)集聯臨寫,非常壯觀。金剛經我自己有寫一些,不過還自己覺得還不太到位,前一陣子則把金剛經參酌著張黑女寫過一件大字(2每字5cm見方)一件小字(約12格毛邊紙大小),是準備要參加書會聯展的作品,之後應該會po在我那邊。

        美展GG那個,我的招常常是抄來的,之前看人用墨字寸楷在大行草中的空缺處另題小詩,故稍做改變,用朱字且作散落佈局,這種招應該大家都想得到抄得到就是了XD

        這個月以來因為種種機緣,另外在臺南大學認識了一位師承江育民先生的老師(她成大中文博畢,雖然我念成大建築,也還算我學姐),她見我有些底子,唯行草寫法太過「小宇宙」,筆劃折轉變化缺乏古典線質與脈絡,於是跟著她練行書,目前稍有體悟,但積習難改,還需要時間把古典的東西內化。

      • neverending November 14, 2013 at 12:31 am

        然後我終於想到您說的試驗作品了,後來沒去動它,可能在看什麼時候會想再把那件做出來吧XD

  2. neverending November 14, 2013 at 12:02 am

    http://ppt.cc/uP6M
    補一下:我的老師連武成老師寫泰山金剛經集聯

    • phragmite November 14, 2013 at 1:20 am

      看來是我誤解試驗作品致敬的對象是目前的教授師,預想您可能會往這地方去,怎知原來已經打滾多年、正要從這地方出來。社團老師指導得相當好,連我這五味不分的鼻子都分辨得出,……另外加上那什麼學姊的,真是令人羡慕……我是說學書的機緣。希望有天也能遇著什麼善緣,好可以出脫盲人摸象的窘境。
      拭目以待參展大作。

      • neverending November 14, 2013 at 3:45 pm

        我也覺得我運氣爆棚,寫字的路上遇到不少貴人。不過人不夠聰明,故一直沒法完全參透其中精髓,而且不同老師用的筆法也有所不同,特別是鉤和轉折,習慣了一招卻要再改成另一招,煞費工夫。
        另外最近印刻得較多,發現排印稿是個非常有趣的活動,分朱佈白,一步一步修改,一步一步把印面分佈推向自己的道;不像書法作品表現那麼即時不可逆,也許刻印的步調更接近我的頻率一些吧XD。所以後來參考篆刻佈局的經驗,我的書法作品也會先稍作設計排稿,特別是少字作品。

    • phragmite November 14, 2013 at 5:15 pm

      排印稿那種淡定閑情沒入過古篆隸的我只能怒羡慕…

      看完這瓦當紋後真有報名篆刻班的衝動,但沒寫過篆字不知道能不能學。
      曾經有一本吳大澂的瓦當集拓放在我面前(書會大姊的父親藏書,家裡沒人看得懂,拿來問同學或老師要不要),當時沒勇氣說:我要。現在想學你畫瓦當紋時已是後悔莫及,人世間七苦之「求不得」就像如此。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