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蘆習字簿

書道練習帳

第22屆書法教學研究會記事

以下並非流水帳,謹就見聞理出些零散的感想。

即使書學會已經把課從早上八點排到晚上八點,然而扣除筆試與現場揮毫佔去的時間,四天之內所能釋出與被接收的資訊量實在太有限,自然難與長年自修所得的量相比。何況書道在知識之外,更著重於心、體、技的鍛鍊,應該沒人會期待上完課後立即在書藝上有明顯的長進。若要給此次活動一個明確的註腳,我想「與前輩們印心」應該是很貼切的:將老師的講述內容比對個人的自修心得,或有相應、或者相違,藉此強化或修正個人的觀念、目標與實踐方式。

課程中談及筆法的有「楷書學習要點」(嚴建忠)、「于右老與標準草書」(李貞吉)、「篆隸書介紹及運筆要領」、「兒童書法教學的課程」(宋良銘)。自己目前對筆法的多元性似乎已能平心對待,然而過去或許是對威權與填鴨教育的反彈,初學書法即未經思索就認定存在著所謂的「標準筆法」,接著當學長教我怎麼運筆時,我總會反駁:「字外無法、法在字中,除非有證據足以證明這樣寫是對的,否則我不會相信 」十足是個欠揍的憤怒青年。如今再次聽到強調捻管與中鋒這種「只有一面」的運筆,平靜中仍有些漣漪。嚴老師所說的運筆方式與我求學時期受的啟蒙完全一致;李老師雖也說捻管,但在起收的動作上求簡便合理,與我對啟蒙內容所做的修正相同;宋老師亦說轉筆,甚至以筆鋒受磨擦力的拖曳自然指向行筆反方向為據,更加強調轉筆的重要,和我在二年前重拾筆墨、尤其是讀過《書法有法》後的認知相同,但實際操作上 、尤其是寫點與收筆的方式:那種只把筆當錐用,靠提按畫出形狀的寫法,年輕時的我絕對無法認同。在嚴老師的課堂上,我提了二個自以為可以追加下去的問題:「轉筆是否是達成中鋒行筆的唯一手段? 楷書筆劃間的呼應是否只能是直線?」老師似乎看出我正在挖洞給他跳,會心一笑:「皆否,只是在基礎筆法上我們會這樣要求。至於其他的方式、選擇什麼樣的映帶關係……沒有標準,那是書家個人的小祕密。」用筆上的「翻、折」兩字猶若禁忌,僅在「書法作品形式之探討」(吳文勝)這堂課才聽到一次,個中緣故……(默)。

現場揮毫表定時間是18:40~20:30,除去前置工作及事後收拾的時間約莫還有一個小時左右,聽起來應該很充裕,但同學們臉上的表情卻很詭異。我在前一堂陳嘉子老師的課中得到些險中求穩的靈感,另外聽從秘書長的建議,只在對開的紙上寫上單行五個字,先用原子筆寫出「平常心是道」的小字,覺得排的還不錯,於是花了十分鐘在白紙上冥想(轉印),然後落筆……這時才理解同學們為何會有那樣的表情。陌生又照明不足的環境、陌生的紙性、陌生的墨暈、加上旁邊圍觀的陌生人,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只要寫錯、寫壞一字,心情就像是坐雲霄飛車、又像是看恐怖片般,很難讓人即時冷靜下來調整運筆。還好我只用行書寫五個字,一旁的小叔用石鼓文寫了快二十多個字,光折界格就花掉不少時間,他愈是著急就愈寫不好,一直嘀咕著:「他○○的這什麼紙呀? 他○○的這什麼墨呀? 」負責庶務的小姐一來正好犯沖「他○○的你們這墨是不是加了水呀…」還好最後即時把作品完成,令人捏把冷汗。我則是在寫過兩張紙後,發現無法將原先的構想完整的表現出來,礙於時間緊迫,只能放棄做怪,安分的在輕重、粗細、斂縱上求變化就好。最後從完成的兩張作品中擇一交卷,回過頭來另一張不知被誰拿去了……也罷,反正是交了。這時能穩穩站著寫好字、題完款,全賴擺春聯攤磨出來的厚臉皮。提到春聯,書會的春聯團:蔡輔、明達、錦隆、政凱等幾位大哥這次化身應援團特地抽空來到現場加油打氣,令小弟銘感五內!

回想這屆安排的師資,原訂林隆達老師的課,老師因有要事無法與會,算是唯一的缺憾。李貞吉、崔成宗、蔡友、簡英智、陳嘉子、吳文勝……還有之前節錄過論文的黃智陽等幾位老師的教學內容都十分有趣,張炳煌會長傾畢生之力推廣書法教育以及何正一副理事長無與倫比的場控能力皆令人印象深刻。而同學們來自全省各地,還有從美國以及鄰國日本遠道而來的。來自屏東、總稱呼我”美國人”的進步桑給了我許多鼓勵;師承簡老師的蔡見遙先生在篆刻上不吝指正解惑,提供學習的資訊,一併在此銘謝。另外得特別介紹一位來自日本、年紀小我一輪有餘的女性。我們用餐時坐在同桌,”相對”年輕的我和她自然成了大姊們促狹的對象,我又不知如何搭話,只有傻笑帶過。最後一天的用餐時間,自覺一直不說話好像有些失禮,於是操著破日文,把部落格的網址抄在紙上遞給她:「木村さん、これは私のブログサイト。どうぞ よろしく。」她立刻回遞一張名片:

驚覺自己有眼不識泰山! 河童面前教游泳!「隨便找張紙寫網址」這事才真正失禮了。當天賦歸途中同搭捷運,聊到她十歲立志當職業書法家,開班授徒至今已執教十多個年頭,學生有上百位,在日本辦過好幾場個人展覽。這樣的人物,為了委身書藝,獨自來台在傳統書法中尋找靈感。想想自己所謂的「決心」,相比之下真令人汗顏。另外,她對一般書法愛好者如何看待e筆也很感興趣,我說:「寫篆寫顏沒問題,或者如張會長所說:為降低新世代接觸、學習書法的門檻,便於在現今的教學環境中推廣,的確是有優勢的,但只有錐沒刀始終是個缺憾」一邊在手上比劃著翻折的動作,她馬上會意點頭。年初家兄因為看了柿沼康二寫字,特別送了枝超長鋒的筆給我試寫,原以為這樣的表現工具是柿沼的特色,向木村さん請教後才知道原來在日本存有這樣專於解放傳統的團體:独立書人団,長鋒羊毫的使用其實很普遍。

我的英語早已生疏、日語更是忘的差不多,沒能和職業書法家有更深入的對話,真的十分可惜。

註:書學會本日(10/9)公佈師資審查通過名單,在此恭喜木村さん 以及此次與會的朋友們。

會後合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