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蘆習字簿

書道練習帳

談門神

春聯跑攤總算於本日完結,雖然很累卻睡不著,連聽了幾天的賀歲曲,腦子一直自動重複放送著……只好來整理相片順便敲鍵盤。
春聯攤的人潮,像是給難登廟堂的江湖人最大的慰藉,或該說是陽燄野馬嗎(我不敢想像若改為索費的情況下會是如何)? 這三年打混所見與二、三十年前的最大差別:春條的需求居然大過對聯。部分原因猜是春條要比對聯簡便,適用範圍更大,而對聯的話每戶僅有一處用得著。加上花鳥班的情義相挺,讓原本由辟邪物嬗變分立的年畫與春聯二者再次結合,字畫交融的春條要比單純的文字更受歡迎。以前畫年畫多是用筆鉤畫門神、鍾馗或財神,但是很費工,講究效率時會選擇用絹板套印。不知是否因為「門神」一詞正流行,月初異想天開要來試畫門神,借了《中國傳統年畫藝術特展專輯》致敬,門神雖沒畫成,中有二十幾年前昌彼德教授談門神起源的短文讓人讀得出神:

談門神 昌彼得

……門神的形態不一,或為戎裝的武員,或是冠帶的朝官,用意均在求保家宅的平安。此種習俗緣起甚古,明萬曆間馮應京著《月令通義》,在卷二十有「門神」一則,云:「道家謂門神,左曰門丞,右曰戶尉,蓋司門之神,其義本自桃符,以神荼鬱壘辟邪,故樹之于門。後世畫將軍朝官諸式,復加爵鹿輻喜寶馬鞍等狀,皆取美名,以迎祥祉,世俗傳來既久,未考昉于何代?」……清惲敬(C.E.1757~1817)《大雲山房雜記》卷二,考門神之始,謂始於「漢書廣川王去疾傳,殿門畫成慶,短衣大袴長劍」。此資料見《漢書》,景十三王傳,晉灼注「成慶」即荊軻,不過顏師古注,「成慶」乃古代勇士,見載《淮南子》,並非荊軻。俞樾(C.E.1821~1905)《茶香室續鈔》卷十九,引惲氏之說,並加語云:「世以門神為神荼鬱壘之遺像,然神荼鬱壘本《風俗通義》:『除夕食桃人,垂葦茭,畫虎於門。』則所畫者虎,非人也。今世畫勇土於門,恐非神荼鬱壘之謂,惲氏此說,似為得之。但今所謂者,不必實有其人。」

但據比應劭《風俗通義》稍早的蔡邕(C.E.133~192)《獨斷》卷上云:「十二月竟,常以先臘之夜逐除之也,乃畫荼壘並懸葦索於門,以禦凶也。」更早在東漢初期王充(C.E.27~91)所著《衡論》,在「訂鬼篇」中已云:「門戶畫神荼、鬱壘與虎,懸草索以禦,凶魅有形,故執以食虎。」則並不如俞氏所引《風俗通義》,在東漢末年不僅畫虎懸於門,早有畫神像的。由上所引,知西漢時已有畫一人,東漢則畫二人懸於門,以禦凶邪的習俗。

家宅供奉門戶之神,其俗在周代已有之。《禮記.喪大記》:「巫止於門外,君釋菜,祝失人」鄭玄注:「巫止者,君行必與巫,巫之辟凶邪也。君釋菜,禮門神也。必禮門神者,禮、非問疾引喪,不入諸臣之家。」又同書《月令篇》:「春,其祀戶;秋,其祀門。」鄭玄注云:「戶神,陽氣在戶內之神,故曰祀之戶,內陽也。秋,陰氣出,祀之於門者,門在外,從內而外,故外陰也。則門神陰氣之神,是陰陽別氣,在門戶者,與人作神也。

唐韓愈「送窮文」有「門神戶靈,我叱我呵」之句。是古人家宅,各祀有戶神、門神,分司內外,以保家宅平安,只不知周代所祀的是神像抑為牌位?

推溯周代祀奉門戶之神的習俗,應當淵源更早所舉行驅儺的儀俗。相傳谷帝之一的顓頊帝,他生有三個兒子,都在出生後不久即死去,變而為鬼。其一居江水,為瘟鬼;其一居若水,為魍魎;另一則居於人的宮室樞隅之處,喜歡驚嚇小孩(見蔡邕《獨斷》及漢舊儀)。為了驅除家宅中的惡鬼,周朝政府在夏官大司馬屬下設有方相氏一官來職掌。驅除惡鬼的儀式名之曰「儺」,一年之中舉行三次,季春之月,命領有采邑地的諸侯大夫「儺」,仲秋之月,則由中央王朝天子「儺」,季冬之月,則舉行所謂的「大儺」,即天子、諸侯、士庶之家全國同時「儺」。「儺」的儀式,由方相氏率同屬吏「狂夫」四人,身披著熊皮,頭戴狀貌醜惡的面具,帥領役隸及童子多人,拿著桃弓棘矢土鼓,在宮室之內,一面擊鼓,一面射以赤丸,以驚驅疫癘之鬼大儺的日期定在歲末除夕的那一天,因為歲末為強陰,墳墓四司之氣為癘鬼,將隨強陰而出害人。所以高誘注《呂氏春秋》卷十二曰「大儺,逐盡陰氣為陽導也。」把「儺」 的儀式與後代門神的習俗車連在一起,恐怕還需要一段相當長久的時間來演變。

《論語.鄉黨篇》:「鄉人儺,朝而立於阼階。」注引孔安國曰:「儺,驅逐疫鬼,恐驚先祖,故朝服而立於廟之阼階。」因為大儺之日,每家都在驅趕疫鬼,孔子怕疫鬼們躲藏於他的家廟內,驚擾他的祖先,所以身穿朝服,當東階而立,阻擋疫鬼進入。過去驅儺都是武官來從事,漢代的門神也是懸武士的畫像,以文人朝服充任門神,恐怕是自孔子開始,而影響及於後世。……門神自門神,儺儀自儺儀,兩者本無開車,將二者串連在一起,大概開始於唐末五代之際,鍾馗啖鬼的故事傳開以後。北宋沈括(C.E.1029~1093)《夢溪補筆談》卷下載:「禁中舊有吳道子畫鍾馗,其卷首有唐人題寄曰:『明皇開元講武驪山還宮,上不懌,因痁作,將逾月,巫醫殫技不能致良。忽一夕,夢二鬼,一大一小,其小者衣絳,犢鼻屨,一足跣,一足懸,一屨搢一大筠紙扇,竊太真紫香囊及上玉笛,繞殿而奔。其大者戴帽,衣藍裳,袒一臂,鞹雙足,乃捉小者,刳其目,然後擘而啖之。上問大者曰:爾何人也? 奏云:臣鍾馗氏,即武舉不捷之士也,誓與陛下除天下之妖孽。夢覺,痁苦頓瘳,而體益壯。乃詔畫工吳道子,告之以夢,曰試為朕如夢圖之……上大悅,勞之百金,批曰……因固異狀,頒顯有司,歲暮驅除,可宜徧識,以袪邪魅,兼靜妖氛,仍告天下,悉令知會。」

鍾馗,顧炎武《日知錄》卷卅二,考訂當是附會玉圭首端如椎形的終葵而來,終葵能辟邪,故演為鍾馗啖鬼。姑不論其事真實如何,鍾馗捉鬼的傳至遲在五代時期就已傳開了。《五代史》卷六七「吳越世家錢俶傳」載:「歲除、畫工獻鍾馗擊鬼圖。」北宋神宗熙寧五年(C.E.1072)皇帝令畫工摹鍾馗像雕版刷印,賜兩府(中書省、樞密院)的輔臣各一份。這一年的除夕,並賜給東西府,這是版印年畫最早的記載,大概自此以後成為民間的習俗。

孟元老著《東京夢華錄》,卷十有「除夕」一則,記述河南汴梁皇城舉行的大儺儀式,云:「至除日,禁中行大儺儀,並用皇成親事官諸班直,戴假面,繡畫色衣,執金鎗龍旗,教坊使孟景初身品魁偉,員全副金鍜銅甲裝將軍。用鎮殿將軍二人,亦介胄,裝門神。南河炭醜惡魁肥,裝判官。又裝鍾馗、小妹、土地、竈神之類,共千餘人,自禁中驅祟,出南薰門外轉龍灣,謂之埋祟而罷。

除夕日所舉行的儺儀,雖說有門神參與其間,北宋時代也有帝王在歲除日以版印的鍾馗擊鬼圖賞賜,但每家每戶在這一天張貼門神的習俗,恐怕要到南宋才形成。南宋時雕版印刷非常的普遍,浙江、四川、福建以雕印為業的書坊林立,版畫的技藝也相當進步,促成了每歲除夕日換貼門神的民間習俗。吳自牧撰的《夢錄》仿《東京夢華錄》的體例,記述南宋行在杭州的風俗,卷六也有「除夕」一則,云:「十二月盡,俗云月窮歲盡之日,謂之除夜,士庶家不論大小家,俱洒掃門閭,去塵穢,淨庭戶,換門神,掛鍾馗,釘桃符,貼春牌,祭祀祖宗。」其下並敘及禁中的大儺儀式,與《東京夢華錄》所云大略相同,所不同的,是諸神不用將軍武官,而以教樂所的伶工來裝扮。從所云士庶之家,不論大小,都換貼門神,應該是版印的門畫了。

南宋時代所貼的門神,大概只有神荼與鬱壘二神像一種,如南宋初期李石著《博物志》所云:「十有二月歲盡臘之夜,遂以荼壘,並掛葦於門。」荼壘代表門、戶兩神,左邊是門神,右邊是戶神,本來應該分司內外,這時都成為門神。至於自唐、五代以來通行的鍾馗像,如《乾淳歲時記》所載「殿司所進屏風,外畫鍾馗捕鬼之類」,大抵懸於中堂,祀奉作為戶神。民間對於鍾馗捕鬼,保宅平安,非常相信。清末民初的楊鳳徽記其所見所聞,成《南皋筆記》四卷,其中記有「畫鍾馗」一則云:「竹禪和尚善畫通神。有人求畫鍾馗,供之中庭,蓋其指墨也。初無甚異,一夜,明月在地,寒星滿天涼風徹骨,冷氣逼人,瞥見一巨鬼,高可六七丈,巨口獠牙,眼灼灼如斗,有無數鬼隨之,踰屋而下,若將為厲者,家人悉驚駭狂奔。俄見一人藍袍破帽,亂髮虬髯,半赤其足,一手持劍自畫上躍而下,與巨鬼戰於中庭,約十分鐘許,斷其首,割其肉,生啖之,群鬼駭而奔。復獲四五鬼,亦啖之立盡,轉身忽不見,亟視畫上,口角間猶有血跡,其靈異如此。聞此畫尚在夔門吳家云。」可說玄之又玄。

自古代以來在歲終懸掛的鍾馗,不知始於何時改在端午節懸掛,以迄於今。

門神的形態到了明代,變為多樣,如《月令廣義》所云有將軍朝官諸式,在將軍中出現有唐秦瓊、尉遲恭一式,《三教搜神大全》卷七云:「按傳唐太宗不豫,寢門外拋磚弄瓦,鬼魅號呼……夜無寧靜,太宗懼之,以告群臣。秦叔寶出班奏曰:臣……願同胡敬德戎裝立門以伺,太宗可其奏,夜果無警。太宗嘉之,謂二人守夜無眠,因命畫工圖二人之形像……懸于宮掖之左右門,邪祟以息……,遂永為門神。」其下並引《西遊記》小詞云:「本是英雄豪傑舊勛臣,只落得:千年作戶尉,萬古作門神。」顯見此傳說是從吳承恩《西遊記》而來,唐宋小說中並無此傳說,《中國叢書綜錄》編此書謂為宋人所輯,實誤。自明以後,變化益多,出版者爭奇鬥勝,歷史上著名文武將相,均可作為摹本,誠如俞曲園所云,不必實有其人。在廿世紀的今日,科學發達,門神只是民間傳說習俗的傳承,已不代表任何實質的意義了。


0207 福和宮春聯揮毫首日


羊年熱門款

現場寫春條有個有趣(悲慘)的現象,一個樣式出來,排在後面的阿桑都會跟風,同一個樣式得寫上百張,寫到後來美感完全麻痺了,既使醜得偏離原貌也因為無法察覺而難以自救。

福和宮0207 from phragmite

體力差的人真的顧不了春聯攤,大概沒人像小叔一樣年過七十還能站著寫上一整日六個小時……連著寫五天。
當天九點就位後手都沒停過,午休一個小時,便當才剛吃完又有三副對聯等著寫。到了下午二點,可以看見我連筆都快提不起來了。一旁的賀歲電子樂震耳欲聾、香爐飄來的煙又讓眼鼻過敏到不行……老姊跑來拍照時已經是半昏厥狀態,還好後來小叔與明達兄轉檯來救,讓我有喘息的機會。明達兄前幾天才因心悸送急診裝支架,真兩肋插刀……

五叔 from phragmit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