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蘆習字簿

書道練習帳

20151201

……今天春聯課,顧著寫春聯,等想到要拍照時,大夥都收攤了。

十一臨雁塔聖教序,從大字臨到目前這樣的小字,差不多是生宣的極限了,要再寫小,墨得要磨得更濃些,但用上小筆一整個不好使。下回再用熟宣臨過一通小字後,差不多可以集中火力來練眼字了。


一位老同學念完公館環工所後跑去操盤期貨,過了不惑之年受不得挨槍風險,於是花了一年考過N1跑去當導遊帶日本團。年中同學餐敘,聊到常帶一種”進香團” 專逛大小寺院找神職人員寫字蓋章,又拿出本滿是毛筆字與章的小冊子獻寶,說那叫朱印帳……。為什麼突然談起朱印帳呢,因為今天意外入手一本:

20151201御朱印帳

釋字:奉抙 平成二十七年 十一月廿八日 大悲殿 蓮華王院。引首:洛陽十七番。 紋章:(附葉菊車紋)。 款章:三十三間堂。

 

 

gosyuinsyo from phragmite

20151201稽古風景

書道稽古風景

納經所的影片,彿是看見了自己擺春聯攤時的模樣。下個月春聯地獄的煎熬又要開始了,不知道今年臉皮的厚度經不經得起考驗。我既非書法老師,甚至連書匠也還不算,和所有拿筆寫字的人一樣,差別只在一般人拿硬筆而我拿的是毛筆。但在春聯攤上偶爾還是會被尷尬的問:你是書法老師嗎? 你是書法家嗎? 可以跟你學寫字嗎? 我都只能苦笑以對。

一個以書匠為目標的人來談格局雖然有點”格格”不入,不過作日看到一篇書友對界格的批判,連想到上回給蔡甫兄建議的斗方章法,還是補點感想。「打界格、折中線寫行草書」、「寫歪了再調回來就好」我不只一次聽過這樣的事包括受過這樣的指導,寫了幾年字後,不得不承認界格與中線(原本做為紙面參考點的輔助)一但依賴成習慣,就變成為禁錮文字姿態、段落動勢乃至於章法的鐐銬,在行草書的學習上尤其是種障礙。說得明白些,就算是能做到意在筆先,但發想的格局並非整張白紙,而是自限於小小的格子或是一條中線上。有了這種習慣,就算不折界格、中線,也是有隱形的框架限制著,當然就不可能出現類似下面這樣的章法:

20151201屏風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