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蘆習字簿

書道練習帳

舊題蔡邕《九勢》考論

開場白:好久沒練字了呀……。

這篇文章似為不值一哂的偽書抱不平。我則消極地認為取法這事,根本上還得從臨書上求,書論讀來印心者少,多為遣興說嘴材料。文中對於偽託神授、鱗勒、筆軟則奇怪生焉等論述都很有趣。對於習於思辨的人,的確如文末註腳「誤書思之,更是一適。」丁點感想聊記於下:

關於偽託,文中提及近代余紹宋據蕭衍《觀鍾十二意》辨《張長史授顏真卿十二意》偽託。讀林怡秀《張旭之研究》得知朱關田《顏真卿書跡考辨》中持相同看法。按留元剛《 顏魯公年譜》,張、顏問答寫於天寶五載(746),顏請師筆法後五年真草自成而撰此文,以此推算張顏問答發生於天寶元年(742)的洛陽。朱以開元28年(740)裴儆父卒,裴應於長安守喪,張旭於開元29年寫郎官石記序,時在長安任金吾長史,故而否定張、顏於洛陽裴宅對談的可能。但黃緯中以嚴仁墓誌所載卒葬時間,推斷天寶元年張旭當處洛陽為嚴仁書寫墓誌,間接證實對談的時空背景是存在的。

又張、顏問答,最初見於唐 韋續 《墨藪》卷二 張長史十二意筆法 第十一 顏真卿。原文在十二意問答後,張旭:「子言頗皆近之矣。夫書道之妙,煥乎其有旨焉。字外之奇,言所不能盡。……」比對 元 鄭枃 《衍極》卷下 造書篇:「顏魯公下問於長史,宜有異對,而獨以鍾書十二意,何邪?(問張旭所答語。)曰發之也。其曰妙在執筆,又曰如錐畫沙,如印印泥,書道盡矣。」劉有定 注:「…張公踞床而坐,曰:『筆法玄微,難妄傳授,非誌士高人,詎可與言哉。書之未能,且攻真草。夫平為橫,子知之乎?』仆思以對之曰:『嘗蒙長史令為一平畫,皆須縱橫有形象,豈此之謂乎?』……長史曰:『子言近之矣。梁武帝觀鍾書十二意曰:字外之奇,文所不書……。」可知張、顏問答並非抄襲梁觀鍾書十二意,而是張旭本來就以鍾十二意詢問顏真卿,只是在傳抄時脫誤增衍,話頭闕漏以至於有偽作抄襲的誤會。

回頭看《書苑菁華》未署名一事,四庫全書編錄題為蔡邕撰文,明 梅鼎祚《東漢文紀》中又記有神授說,於是猜想之所以託名蔡邕,恐怕是「九勢」綁「八訣」,循著《傳授筆法人名》一脈師承,從顏真卿、張旭回溯至「蔡邕受於神人」。是則梁以為偽託一事「無以深究,實亦不必深究」,「白猫黑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那麼「能否抓到老鼠」定非深究不可。(譜系一事可參考 張天弓 《略論先唐書學文獻》,《中國書法》第十二期,2000 )

關於鱗勒誤說,文中引周汝昌《永字八法》考證鱗勒為轔轢(車輪跡)的異寫,我想一般人見到「車輪跡」當會聯想至「令筆心常在點畫中行」,周卻創「立鋒」一說。這事實在令人納悶。周書第四章 「兩種力」中所述,「勒」即玉堂禁經勒法異勢中的本法「鱗勒」(仰策而收、無芒角)。主張橫畫的書寫要立鋒下筆(筆尖朝上)保持這種姿態向右澀進直至收筆。並說只有這樣,才能感受到前人所說澀、遲、鱗的意思,鱗即順之反(鱗指逆進);同理,弩畫要橫下筆,保持筆尖向左。過去介紹過的《書道技法永樂大鑑》作者莊有德以及守中齋入迂上人也是這種寫法。第四章出於1977所撰《書法藝術問答》,十多年後周見李世民《筆法訣》「蹸躒」二字,將所會增補於「津(從聿從彡)學初議」一篇:「躪躒、轔轢,後世誤寫”鱗勒”。拙著未能窺見此一秘旨,而擾作誤說,實滋慚怍,於此自糾,以誌吾過。」即使如此,猶未言及前揭「立鋒」的對錯。是在這視側、偏鋒為妖魔鬼怪的風氣中,欲救學人於「中鋒」沉痾,不得不過正以校枉嗎? 應該不是,周謂黃山谷為「書學最次」可知端倪。

《九勢》既是傳抄湊來的偽籍,文句如何相承難有真相。梁對部分文字的釋義,個人也存有異議,譬如「遞相映帶」,梁將「遞」作「圍繞」解,但看《玉堂禁經》遞相解摘、遞相竦峙,遞相顯異等用語,「遞」字更像是普遍的解釋:更选交替之意。相較於前人將《九勢》硬拆為九段的荒唐,梁依文義合理地將段落分為(—)總體原則:(二)結字:(三)點畫書法的技術規範,(四)運筆疾澀。個人的理解則為:「勢」的形成、銜接與疾澀,中段藏鋒頭尾的部份有點突兀,似是旁注被併入正文般。總之,不管作何解讀,終要回歸操作驗證,才知是不是「好貓」…個人的體會請容我保留。


《中國書畫》2015年2期

作者:梁燕

舊題蔡邕 《九勢》最早見於南宋 陳思輯錄的《書苑菁華》,原無署名(卷十九,題:九勢八字訣)。但從《東漢文紀》(明梅鼎祚編)等著作來看,《九勢》被冠以蔡邕之名是由來已久的。類似《九勢》 這樣的早期書畫文獻,大多是流傳甚廣而後逐漸附益於大家之名的,真正的作者“無以深究,實亦不必深究”。就古籍辨偽而言,《九勢》當然屬於偽籍之列,但偽籍也有重要的價值。《九勢》簡明扼要地揭出“疾”“澀”二義,頗具翰墨妙道,“非深於書者不能道也”。同時,《九勢》所謂“藏頭護尾”云云是顏柳正楷盛行之後的法則,“惟筆軟則奇怪生焉”更多地顯示了北宋的觀念,這既表明了《九勢》的形成年代為北宋無疑,也明確無誤地表明瞭署名蔡邕之無稽。

一、文本著錄與校異

蔡邕(132-192),字伯喈,陳留圉(今河南杞縣南)人。初為司徒橋玄屬官,出補平河長。靈帝時召任郎中,校書於東觀,議立《熹平石經》,《後漢書》本傳稱其“自書丹於石”。蔡邕大概因此被後世視為“書法家”,被列入各類書法史傳,有“體法百變,窮靈盡妙,獨步古今”之譽。所著論書短篇有《篆勢》《筆賦》《筆論》《九勢》等。這些文獻篇幅不大,其中頗有些真偽參半的,但傳誦甚久,其中自有不可磨滅的價值。前人辨偽心切,反而不免忽視古文獻的寶貴之處,今以《九勢》為例試作討論。

《九勢》字數無多,屢被徵引,輯入多種書法典籍,版本較多。為便於討論,今據清《佩文齋書畫譜》卷三鈔錄如次:

「夫書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陰陽生焉:陰陽既生,形勢出矣。藏頭護尾,力在字中,下筆用力,肌膚之麗。故曰:勢來不可止,勢去不可遏,惟筆軟則奇怪生焉。

凡落筆結字,上皆覆下,下以承上,使其形勢遞相映帶,無使勢背。

轉筆,宜左右回顧,無使節目孤露。

藏鋒,點畫出入之跡,欲左先右,至回左亦爾。

藏頭,圓筆屬紙,令筆心常在點畫中行。

護尾,畫點勢盡,用力收之。

疾勢,出於啄磔之中,又在豎筆緊趯之內。

掠筆,在於趲鋒峻趯用之。

澀勢,在於緊駃戰行之法。

橫鱗,豎勒之規。(書苑菁華本與前條合為一條)

此名九勢,得之雖無師授,亦能妙合古人,須翰墨功多,即造妙境耳。」

此篇也收錄于明代梅鼎祚編《東漢文紀》卷二十七,題為《蔡邕石室神授筆勢》,編錄在蔡琰名下。「蔡琰,字文姬,邕女。博學有才辨。嫁衛仲道,夫亡,漢末亂,為南匈奴左賢王所獲。曹操贖嫁董祀。」文曰:

「邕字伯喈,東漢陳留圉人。官至右中郎將。初入嵩山學書,於石室中得素書,八角垂芒,寫史籀、李斯《用筆勢》,讀誦三年,遂通其理。嘗居一室,不寐,恍然一客,厥狀甚異。授以《九勢》,言訖而沒。

蔡琰云:臣父造八分時,神授筆法曰:書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陰陽生焉。陰陽既生,形氣立矣。藏頭護尾,力在字中,下筆用力,獻酬之麗。故曰: 勢來不可止,勢去不可遏。書有二法:一曰疾,二曰澀。得疾、澀二法,書妙盡矣。夫書稟乎人性,疾者不可使之令徐,徐者不可使之令疾。筆惟軟則奇怪生焉。九勢列後,自然無師授而合於先聖陰陽者……。」

此篇文章用“蔡琰曰”三字領起下文,所領起的全是蔡邕所說,所說的主體內容,便是我們前面句讀過的《九勢》。錄文中略去的《九勢》部分的九條正文,文字與其他版本略有異同,而正文之前的“書肇于自然”云云的一段,與前引差異較大,頗有意義,今鈔錄以備考稽。

《九勢》談論的是結字和用筆的經驗總結,理應是在書法實踐中形成的,而在這裏,卻鄭重其事地宣稱“九勢”有著源于神仙天授的非凡來歷,就像皇帝自稱是天子一樣,都是荒誕不經的莊嚴神聖。或許正因如此,流傳得較多的只是《神授筆勢》的刪節本,也就是本文所討論的《九勢》。

另須注意的是,就《東漢文紀》來說,《九勢》的作者並非蔡邕,而是蔡邕轉錄神靈之說傳諸蔡琰,經蔡琰之筆而流傳後世的。當然,《東漢文紀》雖然只有如實抄錄的責任,但這樣的說法當然也是故神其說,是靠不住的。

二、“九勢”與“八字訣”的關係

今按,《佩文齋書畫譜》抄錄的《九勢》,篇末自注來源於“書苑菁華”。今檢乾隆四十九年(1784)汪氏振綺堂刊本《書苑菁華》卷十九“書訣類”題為“九勢八字訣”,文淵閣四庫全書本《書苑菁華》卷十九題為“蔡邕九勢八訣”,標目小異。由“九勢”和“八訣”大部分構成。前半的“九勢”,已略具前引,然文字略有小異。後半“八訣”部分,據文淵閣本鈔錄如次:

……八字訣曰:

輕為屈折,子知之乎?曰:豈不為鉤筆轉角,折鋒輕過之謂乎?

巧為佈置,子知之乎?曰:豈不為欲書,先預想字形佈置,令氣勢異巧之謂乎?

鋒為末,子知之乎?曰:豈不為己成畫,使其鋒健之謂乎?

力為體,子知之乎?曰:豈不為趯筆則畫點皆有力,即骨體自能雄媚之謂乎?

均為間,子知之乎?曰:豈不為築鋒下筆,皆須宛成,無令其疏之謂乎?

稱為大小,子知之乎?曰:豈不為大字促之令小,小字展之令大,須令茂密之謂乎?

損為有餘,子知之乎?曰:豈不為趣長短筆,點畫不足而常使意勢有餘之謂乎?

益為不足,子知之乎?曰:豈不為畫點或有失趣者,即以傍點救之之謂乎?

“八字訣”云云,敍述“輕為屈折”“巧為佈置”“鋒為末”“力為體”“均為間”“稱為大小”“損為有餘”“益為不足”等八條要訣。余紹宋《書畫書錄解題》卷九據《書苑菁華》題為“漢蔡邕九勢八字訣”,云:「九勢皆本前人論筆法之文,加以改飾。八字訣則取梁武帝《觀鍾繇書法十二意》(收錄於蕭衍《法書論》:平謂橫也。直謂縱也。均謂間也。密謂際也。鋒謂格也。力謂體也。輕謂屈也。決謂牽掣也。補謂不足也。損謂有餘也。巧謂佈置也。稱謂大小也。……」)而刪其四,襲偽本《張長史授顏真卿十二意》之文,拙劣已甚。」這兩篇《十二意》也都收錄在《書苑菁華》卷十九,與《九勢八字訣》相隔不遠,明白無誤地表現“八字訣”來路不正,使得讀者連略加考證的興致都喪失了,因而很少有人再提起這後半截的“八訣”,流傳較廣的僅有《佩文齋書畫譜>卷三所錄那樣的《九勢》。

另須注意的是,在《書苑菁華》之中,此篇並無署名。推測陳思收入此篇時並沒有蔡邕的署名。即使有,恐陳思也不相信,故而棄之不錄。

三、疾澀二勢與橫鱗豎勒之規

據目前所知,《九勢》首載南宋理宗時期成書的《書苑菁華》,但來源不詳。其主體內容《九勢》談論了結字和用筆的基本要求。所謂“九”,可能是實指。此篇所見各版本的《九勢》,有不少是分成九段的,推想其意,是認為每一段就是一勢,據《神授筆勢》所說,“書有二法,一曰‘疾’,二曰‘澀’”云云,可知,這篇文章所說的“九勢”就是“九法”,是指書法文字的基本體勢或法則一共有九條。雖稱“九勢”,可是,明確地稱之為“勢”的,卻只有末尾部分的 “疾勢”和“澀勢”兩條。據我們理解,“疾勢”指駿爽迅捷,“澀勢”指凝重深刻,兩者看似矛盾卻相互依存,不宜偏廢。合則兩美,離則兩傷。“九勢”之中也只有這兩條屢屢被稱道讚歎,被認為是書旨要妙“非深於書者不能道也”。

《九勢》的文筆措詞和書法術語大多數不難懂,像談論結字的“上皆覆下,下以承上”、基本筆法的“藏鋒”“護尾”等,今天看來並不十分陌生。唯獨最後的“橫鱗豎勒之規”六字,不可甚解。倘按一條法則來理解,只能是如前錄文那樣的“橫鱗,豎勒之規”,但是,真的能解釋成“橫是豎的規矩”之類嗎?今人周汝昌《永字八法》一書中的考證結果,“鱗勒”應是“轔轢”等同音詞的異寫,本義是車輪重壓輾過的痕跡。李世民《筆法訣》寫作“躪躒”(書苑菁華本作 “躪磔”):「巧在乎躪躒,則古秀而意深:拙在乎輕浮,則薄俗而直致。」躪躒,指與輕浮油滑相對。據此,“橫鱗豎勒”意為“橫豎鱗勒”, 也就是“橫豎轔轢”(這是古詩文中諸如“秦時明月漢時關”之類的語法修辭)。“橫鱗豎勒之規”,是要求橫豎兩種筆劃應當像車輪重重輾過般的凝重深刻,力透紙背、入木三允不能輕浮飄滑,大致符合“澀”的要求。倘若果如其說,最後兩節當連成一體,旬讀為“澀勢,悉在緊馭戰行之法,橫鱗豎勒之規”(陳思《書苑菁華》正是如此)。如此說來,歷來相傳的這篇《九勢》,所謂“九勢”的並列關係十分勉強。諸多版本以分成九段表示九條法則的做法,不免有些強作解人的味道。如果“九勢”的“九”不是實指,那麼,這個“九”只能理解為泛指。

四、“九勢”的四層意義

我們重新審視這篇文章,所謂的“九勢”,其內容大約分為以下四類:

第一類,是筆劃之間應當相互聯繫,點畫要“上皆覆下,下以承上,使其形勢遞相映帶,無使勢背。”這裏的“遞”,當讀作“dai”,圍繞。《漢書·王莽傳》“夫絳侯即因漢藩之固,杖朱虛之鯁,依諸將之遞,據相扶之勢”,顏師古注:“遞,繞也。謂相圍繞也……遞音帶。”此言諸將同心,圍繞附翼也。 “遞相映帶”,相互呼應地圍聚在一起,形成上大下小或上小下大的或正或反的梯形造型。又說“轉筆,宜左右回顧,無使節目孤露”。“節目”一詞,有好幾種解釋,這裏應當指整體中的某一部分。“轉筆”所指的應當是左右照應,不要使其中的一部分從整體中獨立出來,脫離大局。

第二類,運筆方法,藏鋒、藏頭和護尾。這些“欲左先右”“筆心常在點畫中行”“用力收之”,分別是起筆、行筆、收筆的基本方法,是顏柳唐楷盛行於世之後的典型筆法。

關於藏鋒,《九勢》所謂的藏頭護尾之說,明顯是顏柳正楷書的特徵,與漢魏南北朝的筆法特徵不符。漢代簡牘是筆鋒直切淩空順勢收筆的,王羲之《蘭亭序》雖屢經臨摹,卻也猶存此意,明顯是一塌直下、不作循環往復的。講得明白不過的,首推南朝梁武帝的看法。《答陶隱居論書》:

「夫運筆邪則無芒角,執手寬則書緩弱。點掣短則法臃腫,點掣長則法離澌。畫促則字橫,畫疏則形慢。拘則乏勢,放又少則。純骨無媚,純肉無力,少墨浮澀,多墨笨鈍。比並皆然,任意所之,自然之理也。若抑揚得所,趣舍無違,植筆廉斷,觸勢峰鬱,揚波折節,中規合短,分間下注,濃纖有方,肥瘦相和,骨力相稱,婉婉暖暖,視之不足,棱棱凜凜,常有生氣,適眼合心,便為甲科……」

至唐代,假託顏真卿與張旭對話的《張長史筆法十二意》,實際上解說梁武帝十二意的,再往後,有討論執筆的一段:

「敢問執筆之理,可得聞乎?
長史曰:予傳筆法,得之老舅彥遠,曰:吾昔學書,雖功深,奈何跡不至殊妙。後聞于褚河南曰“用筆當須如印泥、劃沙”。思之而不悟。後於江島,遇見沙地,平淨令人意悅欲書,乃偶以利鋒畫之,勁險之狀,明利媚好。乃悟用筆,如錐畫沙(沙,水邊濕地……),使其藏鋒,畫乃沉著。當其用筆,常使其透過紙背,此功成之極矣。真草用筆,悉如畫沙,則其道至矣……」

以上徵引的這一段話,周汝昌稱之為“書法上的聖經”,以為“藏鋒”一語的真諦是“勁險之狀,明麗媚好”,與梁武帝書評相近。雖然我們認為字畫體勢的藏鋒大約是含而不發、隱而不露的意思,兼具“狡兔暴駭,將奔未馳”(崔瑗《草書勢》)那樣的情態,也就是西方藝術理論中所說的兩種動作之間的中間狀 態。但是,無論如何理解藏鋒,把藏鋒與“欲左先右”聯繫起來,卻與顏柳正楷盛行有關,在顏柳之後的年代裏“藏鋒”又與“藏頭護尾”聯繫在一起。這樣說來, 《九勢》所顯示的書法觀念,至早只能追溯到晚唐。

第三類,“疾勢”,駿爽迅捷,行筆速度快,容不得拖泥帶水。“疾勢”應與下一段的“掠筆”連在一起:“疾勢,出於啄磔之中,又在豎筆緊趯之內,掠筆在於趲鋒峻趯用之。”這裏提到的書法術語,大多是“永字八法”中的,古人有詳細的解說。簡單地說:啄,短撇;磔,捺;趯,向左上和向右上的豎挑鉤。不太常見也不常用的“趯”,讀“ti”,踢。《能改齋漫錄》卷十八《神仙鬼怪》:“一日,至保康門,遇五少年趯氣球,伍生素亦習此,即從少年之。” 《續傳燈錄》卷二十三《慧空禪師》:“一拳拳倒黃鶴樓,一趯趯翻鸚鵡洲。”這兩例的“趯”,不僅解釋為踢,而且現在也都直截了當地寫作“踢”,儘管《漢語大字典》和《辭源》等辭書,既沒有說“趯同踢”,也沒有說“趯通踢”。作為“永字八法”之一的“趯”,我看也可以直截了當地寫作“踢”。掠筆,是長撇的另 一種說法,須“趲鋒峻趯用之”。趲(zan),聚斂,積聚,通“攢”。峻,猛烈道勁,《述書賦·字格》“峻,頓挫穎達日峻”、《古今畫鑒》“不知當時用何筆,如此峻利”等,均採此義。趯,有可能是趡之誤。趡,行動敏捷,與峻的字義相通。長撇,最忌諱疑怯,猶豫不決,應當聚攏筆鋒,道勁而迅速地掠拂而 出。<述張長史十二意》解釋“決,謂牽掣也”,說“牽掣為撇,決意挫鋒,使不怯滯,令險峻而成”,可見“決”字真的是下字妙絕,可以與“疾”互相參閱。通過這樣的解釋,我們可以明白,大意是說,掠,短撇、長撇、捺、豎鉤這一類斜向的筆劃,都必須運筆駿爽,果斷迅速。

第四類是澀勢,已具前說,此不贅。

疾不是一味的駿爽迅捷,澀也不是一味凝重深刻,迅捷與凝重總是相互矛盾而又相互依存的。迅捷的如果一點不包含凝重,那只能是油滑了:凝重的如果一點不包含迅捷,那只能癡笨。在矛盾的兩個極端(陰陽)尋求恰到好處(中庸),大約就是《神授筆勢》篇首所說的“書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陰陽生焉。陰陽既生,形氣立矣”。因而前人常常提醒大家要細細地體會“疾澀”二勢”以期妙悟。《書法正傳》卷五《纂言上》,簡緣氏馮武雲:“八體之中有疾有澀。宜疾則疾,不疾則失勢;宜澀則澀,不澀則病生。疾徐在心,形體在字,得心應手,妙出筆端。” 清 顧藹吉《隸辨》卷八《筆法》云:「按,書家相傳有 《石室神授筆勢》,謂是蔡文姬述其父中郎造八分時神授筆法,其言曰:『邕初入嵩山學書,於石室中得素書八角垂芒,寫史籀、李斯《用筆勢》,讀誦三年,遂通 其理。常居一室,不寐,恍然一客,厥狀甚異,授以《九勢》。』言涉荒誕,難以盡信,然非深於書者不能道也。熟此亦可悟隸法矣。又云:『書有二法,一曰疾,二曰澀,得疾澀二字,書妙盡矣。』此即《九勢》之二法也。耽習之功,積如丘山,方知二法之妙。」

我們認為《九勢》的要妙之處,只在疾澀二勢。當然,也屢屢有斷章取義的,尊尚這篇論文中提到的“力”“藏”“勢”等審美要素,以為上上之寶的。也有抓信“自然”“陰陽”等哲學概念,然後天風海雨般的議論引申出去的,在他們心目中,仿佛這是在與縝密冷靜的哲學思辨打交道,他們面對的既不是書法家,更不是藝術審美。全然不理會立足于書法藝術創作與品藻的疾澀奧義,不免有遺珠之歎。

五、筆軟則奇怪生焉

除了這“疾”“澀”二勢,還有“惟筆軟則奇怪生焉”的品評觀念值得我們重視。

所云“筆惟軟則奇怪生焉”,或作“惟筆軟則奇怪生焉”,字有倒乙,無礙大意。所謂“奇怪”,並不是稀奇古怪、莫名其妙,也不是與人情事理相違背,而是指奇妙的、佳妙的、出人意外的藝術效果,是讚美之詞。因為毛筆是軟的,所以使得書法作品產生了佳妙的出人意外的美感。毛筆當然是軟的,左太沖稱之為“柔翰”,有詩曰“弱冠弄柔翰,卓犖觀群書”,柔翰與群書相對成文,指毛筆無疑。但把奇怪與筆軟扭結在一起,進行藝術品鑒,卻是頗具卓見的美學觀念。

我們注意到,唐代《述書賦·字格》所錄的批評術語中既無“奇”也無“怪”。用“奇怪”一詞來品評書畫的,大約始于陸羽的《僧懷素傳》。此篇記鄔彤對懷素說:「草書,古勢多矣,惟太宗以獻之書如淩冬枯樹,寒寂、勁硬,不置枝葉。張旭長史又嘗私謂彤曰:『孤蓬自振,驚沙坐飛。』余師而為書,故得奇怪,凡草聖盡於此。」很顯然,張旭的草書與王獻之不一樣,張旭在淩冬枯樹上還生出了許許多多的意想不到的枝葉。懷素受到啟發,自稱:“貧僧觀夏雲多奇峰, 輒嘗師之。”“夏雲因風變化,故無常勢”,懷素重視的不是“夏雲”,而是“無常勢”。顏魯公對懷素這些話的評價是“可謂聞所未聞之旨也”。由此,我們可以推想,用“奇怪”評論書法,大概是中唐狂草盛行之際才產生的,起初是專就“顛張醉素”而言的。至於楷書,唐人尚法,展示的是楷書端嚴方正的理性秩序之美, 恐怕還不會有“奇怪”之思。但儘管如此,大量使用“奇怪”來評論書法繪畫,還是在北宋。

《宋朝名畫評》卷二評陳用志“多出己意,自至奇怪”。《圖畫見聞志》卷二評張圖《釋迦像》一鋪,“鋒芒豪縱,勢類草書,實奇怪也”。《集古錄》卷六評《唐美原夫子廟碑》,“字畫奇怪,初無筆法而老逸不羈,時有可愛,故不忍棄之,蓋書流之狂士也”。《宣和書譜》卷十八評張旭的草字雖“奇怪百出,而求其源流,無一點畫不該規矩者”,還著錄了一件被命名為“奇怪書”的草書作品。同書卷十九讚美釋夢龜“作顛草,奇怪百出”。以上引證稍繁的書畫各兩例,所說的“奇怪”都是評論藝術效果的褒義詞,是讚美而不是貶斥,這類品評思想大概是從狂草引發的。

據書史記載,蔡邕只作篆隸,談不上草書,又,“蔡邕書,骨氣洞奇,爽爽如有神力”,既與“筆軟”無關,也與“奇怪”無關,至於清人程瑤田盛讚的那一通稀奇古怪的《夏承碑》,恐怕是不足為據的。我們懷疑,這裏所說的《九勢》一文涉及了典型的唐楷筆法,有可能是在盛唐或中唐產生雛形的,這是指上限如此,並非說一定能夠上溯到盛唐或中唐。而從“惟筆軟則奇怪生焉”這類觀點分析,《九勢》這篇文章最終定型,恐是北宋人所為。

結論

現在,將我們的看法總結為以下四點:

其一,本文開頭所引的《九勢》句讀,仍然採取了古人的通行意見。倘按我們的理解,《佩文齋書畫譜》之類的句讀就斷難成立,需要重新考慮其分段與句讀:

(一)夫書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陰陽生焉:陰陽既生,形勢出矣。藏頭護尾,力在字中,下筆用力,肌膚之麗。故曰:勢來不可止,勢去不可遏,惟筆軟則奇怪生焉。

(二)凡落筆結字,上皆覆下,下以承上,使其形勢遞相映帶,無使勢背。轉筆,宜左右回顧,無使節目孤露。

(三)藏鋒,點畫出入之跡,欲左先右,至回左亦爾。藏頭,圓筆屬紙,令筆心常在點畫中行。護尾,畫點勢盡,用力收之。

(四)疾勢,出於啄磔之中,又在豎筆緊趯之內。掠筆,在於趲鋒峻趯用之。澀勢,在於緊駃戰行之法,橫鱗豎勒之規。

(五)此名九勢,得之雖無師授,亦能妙合古人,須翰墨功多,即造妙境耳。

以上劃分的段落,分別講述:(—)總體原則:(二)結字:(三)點畫書法的技術規範,(四)運筆疾澀。我們可以想見基於前四段的體悟和實踐,確實是有可能造于書法妙境的。

其二,題為蔡邕撰文,當然是靠不住的,這篇短文也根本看不出東漢末年的文體特徵。自古以來的這類技法文章大多數要寫上聲威赫赫的名字,以期自重身價。對這些大名視而不見,可也。倘若寬泛地認為這是託名流傳的,原作者的名氏沒有流傳下來,那麼也就無所謂真偽之說。余紹宋的《書畫書錄解題》沿襲了清人辨偽過嚴過苛的習慣,有不少這類的技法文獻被認為偽作,其實大可不必。而他在辨別《永字八法》時所說“無以深究,實亦不必深究”,確實是頗為通達的看法。

其三,《九勢》和《神授筆法》有可能是在晚唐北宋的漫長時代裡逐步成形的。我們可以從中感受到唐宋書法的差別所在,藏頭護尾的用筆結字法則合乎唐人的觀念,而“惟筆軟則奇怪生焉”卻更近于宋人的書法理念,這對於我們治史品鑒都有積極的意義。永字八法起于唐代後期,藏鋒護尾起于顏柳盛行之後,“筆心常在點畫中行”又是宋人心目中的難以企及的李陽冰小篆筆法,都看不出明唐之前的跡象,很可能是北宋時期形成的。

其四,題為“九勢”是名不符其實的、文不對題的。全文只有疾澀二者明確稱為“勢”,也只有這疾澀兩勢受人重視,這兩點足以使這篇滿目疑雲的文章流傳千古,我們取其精華、捨棄其短,擇其善者而從之,就可以了。前人也深知這類文章有“言涉荒誕”的地方,但更重視也誠心誠意地讚賞“非深於書者不能道”的絕妙好辭。正因為如此,這類文章才會至今不能廢棄的。
雖然“九勢”何以為“九”失去了著落,但畢竟無礙我們汲取古賢之菁華而捨棄其糟粕。像這一類的真偽參半的古文獻,若僅僅基於署名進行真偽判斷,固然有文獻學和版本學等諸多方面的價值,而著眼于書史史學的學理脈絡進行思考,指明偽書何以為偽、偽書形成的動因,由此動因而增加書法史學的認知,應當是更進一步的思考。昔人邢子才謂“誤書思之,更是一適”(《北齊書》卷三十六).信然。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舊題蔡邕《九勢》考論

  1. Pingback: 藏頭藏鋒 | 巽蘆習字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