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蘆習字簿

書道練習帳

從「乙木集」到「星點鑿」

草書部首部件省借後因形似而類化為同符,若能理解省借的過程,便可助於類推他字。泰榮兄日前詢問關於草訣「愛鑿與奎全」一句的看法,我在說明的同時似乎也意外地解決了多年的疑惑:

「乙木集(雧)」,或認為「乙」符的由來為三重符「隹」取「∴」代表,連筆寫為「二」、形從「工」(橫豎橫,草形如乙、㇅、Z);「乙未舉」,「舉」字上對稱省為橫三點,點連為橫後,「舉」字形成上「二」下「半」,上「二」從「工」,下「半」字頭撇捺「八」化作兩點位移至字旁。

由形近而至不別的同符雖然便於記憶,但由同符:如上兩字字頭「乙」來推敲省借過程,總覺得像是第二現場採樣的證據般不能盡除疑心。「集」傳統草字多作上「么」下「未」,從晉唐行、草字來對照,有可能是由簡省的「隹」與「木」左右錯位後成為草書「集」;「舉」則同「慮」的草法,上部左右對稱重符,故取右半「彐」,描其邊廓如「乙」。

「業」字一般作右翻撇(乛 橫鉤)下「耒」,形如「一」下「耒」。上部「业」省簡為一,可能的規則有:一、視作「北」的從符省作四點,連點為橫;二、或字上四點連為橫,其下字中「一」省。其次,字中無點撇(ソ)故省,於是字上「一」映帶字下「耒」成為草書「業」。「業」字另有「乙」下「耒」的草法,如明 宋克 草書《進學解》中,「業」皆作「乙」下「耒」。從「集、舉」省借規則類推,「業」字頭可寫為「二」,「二」草從「工」形,中部點撇(ソ)省去,寫為「乙」下「耒」再正常不過;此外,中部「ソ」若不減省,也可循「立」草為「七」下「一」的方式,字頭仍舊草形似「乙」。《進學解》外雖無其他「業」字例,但有類似的草化過程可見於「僕」字。

智永趙構王鐸宋克

「僕」異體右旁寫為「業」,草法同樣從「一」下「耒」,因為無混肴之虞,「耒」可再進一步省「一」為「未」。查《閣帖》如《大常帖》、《僕可帖》與王鐸自作詩中有「僕」字右旁字頭如「予」者,此字原先以為肇於刻帖失真,蓋正常的草法如《旦反帖》字例,但快速書寫連筆時若「未」字上橫縮短右傾貼近中豎,便如《服食而在帖》的字例般易被誤認筆順而形同草書「予」頭。然而此「予」形何嘗不能視為「一」下「未」,連筆書寫即似「乙」下「木」,「木」首橫逆筆順又可區別「集」字。

僕字例

草訣百韻歌「愛鑿與奎全」,撇橫「ㄥ」下「愛」 為何會是「鑿」?「鑿」初文象手持槌鑿(辛殳) 簡體取特徵「凿」為代表。任漢平老師在介紹「生」符系列字時曾提及「乙」(字上日字符)下「生」為「星」,「星」左右旁加點為「鑿」,點為鑿石迸出的火星,取會其意以方便背誦。由此推測,草法「星」加「點」為「鑿」正同於簡字以左上特徵部件代表「鑿」字。按省借規則,字中無點撇「ソ」,「乙」為原筆「业」省,下連筆接「主」成「生」為原筆「丰」省,左右點則為原筆「臼」省並向上位移。

鑿

書法字典有右軍字例,字上「㇅」似被當成日字符並且還原成草書「日」,「日」中短橫接下豎後形如「享」符字頭;《新撰類林抄》「鑿」字頭為橫斜「∕」,猶如草書「日」字省去左邊「ㄥ」,「臼」字兩側則省為「==」形對稱符,整體字形似「愛」;敬世江有字例同此,唯下橫作臥鉤狀。相互對照後可知韓道亨草訣百韻歌中的「鑿」字即是《新撰類林抄》的「鑿」字在字頭上安上省去的撇橫「ㄥ」,但因右上角並未連筆,不易從分離的「ㄥ」下「愛」聯想溯源其字頭為「日」、「字上日符」、「乙」、 「二」而「业」。

鑿字例

過去翻閱書法字典,見”鑿”字下有《草書禮部韻》字例,字形極似「舊」字,一度認為是誤植。今日來看,此字當是《草訣》「鑿」字的進一步形變,「愛」逆筆首橫被分解為左右兩點,原先由「臼」所省的兩點則回歸「臼」字,按字下對稱符寫為三點連……,陳年迷霧於焉消散(大概)。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