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蘆習字簿

書道練習帳

Tag Archives: 書法

說是餘事亦難為(二)

去年向圖書館借了幾本真微書屋篆刻書,見書後附有十六式範例,於時熱血沖腦打算全部臨刻一遍。只是在缺乏書篆的基礎下盲目操刀,依樣刻劃毫無收穫,二十來方過後已興緻全失,只好打住,還是求篆隸能寫出點火侯後再說。末技游食亦難為,近日蒙(消音)不棄嫌拙劣,委刻二印,委刻是假,實則借口惠施紙筆錢,在此銘謝。

20161206

入冬身體狀況不斷,加上有許多春聯活要做,此處暫告一段落,來年入秋有緣再會。

趙字寫煩了,換點口味。《集字金剛經》和《興福寺斷碑》一樣都不及《集字聖教序》受人注目,除了碑面斑駁外,今日摹帖可鑑,許多字較聖教序失真也是原因。此帖網上有檔流傳,多上有浮水印,彷彿皆是原始上傳者,結果第二頁同闕而誤植為第101頁…原始來源只有一處。老中們上檔或臨帖時都不覺得文句對不上嗎?

2016120601

一次滿足四個願望(右軍、大令、顏、米),唯有王鐸。在二王的骨架上能有那樣的發展,真了不起。

20161206022016120603

逛李蕭先生「雲水一沙彌」展場時巧遇學會兩位同窗,見遙兄自淡水別後,一步一腳印走得踏實,不像我成天打混:2016120604

20161129

之前複習趙字刻意把行距拉開,想省紙用來寫大字。結果不佳,完全看不清楚。真要省紙該先淡墨寫大字,濃墨寫中小字才對,如果可忍受紙皺的話。

20161129012016112902

今天開班會……不知怎的聊到隸書章法上的無行無列(開通褒斜道刻石、楊淮表記一類),也就是上週提的字堆,我舉了李蕭先生的作品為例,然此非新意,如徐渭與王安石的字堆,即饒富趣味。

 

20161122

趙孟頫延佑七年寫東坡夜泛西湖五絕,「特、起、光、川、湖」字勢特別,「開風露」、「粧濃抹」放棄單一字的平衡而砌為字堆的情況在早期也少見。不過這一時「老來俏」觀點也不得準,同年寫的楷書汲黯傳、福神觀記書風相異,而早一年寫的洛神賦與絕交書書風亦有別,若與二十年前寫的洛神賦相比…又似洗盡鉛華,實在難捉摸。

2016112201

臨了一小部分帖派(鞭屍替用稻草人)的聖經、右軍刻帖。

2016112202

十七日晩應人所請臨時落筆寫英翻中的俳句(巳非五七五),將「櫻」誤成了「樓」字,於是將錯就錯當作話題哏,便向蔡甫兄的飄浮游絲致敬。若有眼尖人問「桜」字少了一点,或可搭話「因為飄落到第二行下了」,好冷。

2016112203

20161115

個人於趙字端莊者喜臨赤壁二賦、無紀年的歸去來辭,小楷如汲黯傳那種則寫不來。而略為放逸者則愛秋聲賦、絕交書、老來轉性的尺牘書、西湖詩、和這篇相州晝錦堂記。

2016111501

上星期明達兄煩惱著一尺四尺的紙,五言絕句寫不到三行,我建議他不要太依賴拉長豎,他字大小不懸殊,拉了太多長豎不好看,可以把字寫的近邊些,大小錯落、輕重濃淡相襯就行。自己先行試作兩則,不過行間的避讓還得要再調整一下。另一張…我記得某年校內比賽,前晚剛臨了黃山谷的松風閣,隔日就照著印象隨意寫,結果拿了優勝,讓屈居第二寫了幾年猛龍的學弟很不服氣,大概說我偷練石門銘。可能評審剛好是山谷迷,不然我那四不像的字連入佳作也難。

2016111502

20161108

20161108012016110802

趙孟頫書潘岳《閒居》、《秋興》二賦,款皆無紀年。《秋興》推為中年所作;《閒居賦》推為晚年,其中二條線索以前寫過:宋濂:「趙魏公之書風三變,初臨思陵,中學鍾繇及羲、獻,晚乃學李北海。」;董其昌評《蘇軾古詩》全類李北海。因為《閒》帶有北海味(欹側行書上石後彷彿關入界格的侷促感),故推測為晚年所作。自己寫起來的感覺像是思陵、李北海間的過渡字,而這兩者又脫不了二王的元素,把趙寫蘇古詩、趙構、李邕的字擺一起看…,要單憑宋、董個人的看法勘酌二賦紀年實在困難。

20161108%e8%98%87%e8%bb%be%e5%8f%a4%e8%a9%a920161108%e8%b6%99%e6%a7%8b20161108%e5%a9%86%e7%be%85%e6%a8%b920161108%e6%b3%95%e8%8f%af%e5%af%ba20161108%e6%9d%8e%e6%80%9d%e8%a8%93

20161101

續臨子昂諸帖,歸去來辭三種之一,此篇比大德元年版多點行意,仍保有溫良恭儉,無延佑五年疑後人作偽的”北海”調。但相較起老年寫的東坡西湖詩,還是不夠活潑(節臨部分作款字),所以我說他是遲來的叛逆期。另外隨手抄經一篇,寫佛經最怕重覆字,多到令人頭大。

20161101012016110102

俊賢兄總有靈光一現的好字…可惜目前尚無法同聚一處。

2016110103

20161025

趙孟頫秋聲賦,相較於歸去來辭(1297 C.E.)、洛神賦(1300 C.E.)、赤壁賦(1301 C.E.)與吳興賦(1302 C.E.),結體用筆較為輕鬆,像是一種跡象,預告中年遲來的叛逆期。之後閒居賦、致中峰和尚尺牘、相州晝錦堂記等,「平正」的束縛開始鬆動,但至此大概也是極限了,子昂的「縱」總不可能會像米字那樣。(10/26更正紀年,能把A.D.當成BC.,制酸鋁劑果易致腦殘)

餘空太多又想不出寫什麼字,抄了趙孟籲題於歸去來辭前陶淵明畫像旁的款字再加一點點碑味。雖然過五十後只消把少年改成壯年就能借用,還是希望自己的視力退化能緩點。

20161025

20161018

俊賢兄本日提了一個有趣的觀點:節氣應該不是一年中的某日,而是此日開始後至下一個節氣的一段時期。 譬如今年寒露的時間點是10月8日04:33,那麼此時間點至10月23日07:46前的這一段時期都可稱作寒露。聽起來似乎有理,不過查維基節氣起源寫:「中國古代利用土圭實測日晷,將每年日影最長定為『日至』(又稱日長至、即太極圖中四象的『太陰』、長至、冬至),日影最短為『日短至』(又稱短至、夏至)。在春秋兩季各有一天的晝夜時間長短相等,便定為『春分』和『秋分』…。」另舉七十二候:「寒露之日鴻雁來賓,又五日雀入大水為蛤,又五日菊有黃華。」據此,我覺得節氣比較像是指某個時間點(以日估計)才對。但英文維基條目在註釋日本節分時也寫到:「The name of each solar term also refers to the period of time between that day and the next solar term, or 1/24th of a year.」例如日文維基各節氣期間分出七十二候會這樣寫:「寒露の間…」,所以寒露也可以是:寒露当日から、霜降りの前日までが寒露の期間となる。只是中文描述這段時間用「寒露時節」似乎好過單用「寒露」。

雖然通俗的用法上容許歧義,但在天文學上就有明確的定義(引用說明置文末),也就難怪查詢某節氣的時間得到的都是一個時刻,如今年寒露時間點是10月8日04:33。

《嵇叔夜與山巨源絕交書》此帖剛入手時忽略絹上的印章會隨經緯扭曲走樣,犯傻推測青絹本為後人作偽,讀過一次後就丟罝一年多,本週開始複習趙字才又拿出來臨寫。實地臨寫的結果還是覺得很多字不似趙字。正文「今但願求陋巷」下,青絹、紙本與刻本皆闕76字,衍字:「所謂達(人)能兼善而不渝」,缺字:「可謂能遂其志者(也)」「(吾)每讀尚子平臺孝威傳」「無(萬)石之慎」「(把)搔無巳」「(強)越人以文冕」各本相同。「知足下(故)不知(之)」一句,紙本與二者相異,又青絹本「禹不偪伯成子高,全其節也;仲尼不假蓋(於)子夏」缺「於」字;紙本則於同處漏寫整句「不假蓋於子夏,護其短也;近諸葛孔明不偪元直以」。紙本字數雖少於絹本,然抄襲者不必然脫字,衍字情況也有可能,故無助於辨偽。刻本幾乎完全走調,可以忽略。而比對青絹與紙本,倘若真有作偽者,我覺得必然是向二者之另一致敬。

201610180120161018022016101803

24節氣必須按照太陽在天空中運行的真實位置而定,它其實是一個「時刻」,而非「一日」。

  傳統中國曆法為陰陽合曆,制訂的準則有利用太陽的運動(日、年與節氣),也有月亮的運動(月)。在地球上觀察,太陽每日會向東移動約1度,環繞一圈的時間稱為「回歸年」或「太陽年」,其運行軌跡稱為「黃道」。由於地球自轉軸相對於公轉軸有23.5度的傾角,使得夏季正午時太陽仰角高度較高,冬季時較低,影響一年四季氣溫與季候。為了讓先民們能得知寒暑氣候變化而決定農事進展或作為生活起居的參考,古代曆法學家於是規定:將每年冬至到次年冬至的一回歸年時間平分為十二等分,稱為中氣;再將二個中氣等分稱為節氣,此為24節氣的來源,而這種節氣的制訂法稱為「平氣法」。

  然而由於地球繞太陽運行的軌道為橢圓形。離太陽較近時,地球公轉速度較快,較遠時則較慢,對當時制訂此曆法的中原地區而言,某些節氣無法反映出真實的氣候狀況。故自清代開始,另定以春分點為0度,太陽在黃道上每運行15度訂為一個節氣或中氣,24節氣因而為24個特定的時刻,而非特定的24天。此種節氣制訂法稱為「定氣法」。

由於一年的長度是用太陽的運行訂出,24節氣也是用太陽的位置訂出,基本上,每一節氣在每年中的日期變動不大。然而,一回歸年實際長度為365.2422天,曆法上的一年長度則為365天,因此每年會多出0.2422天(相當於5.8小時),節氣的特定時刻也會每年「順延」0.2422天;如此一來,累積4年後為0.9688天,幾近一天,為修正之,故公曆曆法中有「閏年」制度,每四年會多2月29日一天。若順延的結果,使得某節氣的時刻越過午夜至隔日,或因閏年之故而提前到前一日,都會使節氣的日期改變,但日期差異只會在三天內。

  是以,就是因為回歸年長度與實際曆年長度的些微差距,再加上公曆曆年日期需隨回歸年實際長度而修正,就會讓24節氣不會固定在某一天。

20161004

20161004%e5%a4%a9%e5%9c%b0%e7%84%a1%e7%94%a8

「知我者希」大勢如此,「則我者貴」可就說不準,也承擔不住。此道如「百千異流。同歸大海。都名海水。住於一味。」多虧蔡甫兄建議石老師讓同學臨帖,省去我老悶在這發牢騷。下週起至期末,應該都是在臨西狹頌了。

20160927

小草還是寫的太急,該留未留,輕略帶過就會出現許多怪東西。釋:「古人論學書次第,初要專一、次求廣大、終於脫化,然後下筆若有神。吾人習字,好急其功、喜從醜怪,以標新異,而根本猶虛,即令腕中有鬼,亦難離半分俗氣。」

20161003